欢迎登录536000.com
论坛守则 |  | 音乐时空 | 社区影集 | 网上商城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信息港首页|社区首页|登录|注册|论坛功能|在线用户|最新贴子|精华文集|安全退出
关键字
 用户名: 密码: 
(双击可自动滚屏)
北海信息港北海论坛E人码头 → 怨情仇缘(六) 查看所属文集

作者:牛B四[资料]
查看牛B四的所有文章
头衔:
短信:
来自:北海
点击:209
回复:17个
时间:2005-01-26 22:34:00
楼主

怨情仇缘(六)

                               怨情仇缘(六)

【原创作品,版权所有,拒绝转载】   

               第六回  广州博枫救美娶妻演悲剧   廉州双雄成婚得子赴会试

    话说武延斌参加省城乡试中了举人,省贡院将其留在省城,以便于次年春护送其至京城参加春季的会试。在放榜当天,很多人就象锅里的滚水沸腾----------炸开了:“武延斌?莫非是前两年在韶关举行的两广武状元比赛的冠军的那个武延斌?”“是的,肯定是他。”“不一定,天下同名同姓的人多的是。”“倘若是同一个人真是了不起,既能文又能武,不简单。”“还有那个第三名陈强峰,那个武状元也叫陈强峰。”“巧了,莫非真的是他们?”当天晚上,贡院的院魁和几位副院魁找到武延斌和陈强峰,向他们考取举人和第三名予以真挚的祝贺外,并问武延斌道:“武举人,你是不是两年前在韶关举行两广武术比赛的武状元?”武延斌为了避免给自己带来影响,开始矢口否认,后在院魁们的再三提问下,武延斌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两年前的两广武状元,武延斌道:“我和陈强峰都是当年两广并列的武状元,我们要放弃武道,涉步文道,我们都没有参加当年秋天的全国武试。”贡院对武延斌和陈强峰弃武从文的举动大加赞赏,并说这是最明智的选择,当晚院魁设宴款待武陈两人,武延斌向院魁们提出要求:不要向外公开说武延斌是两年前两广的武状元,以免在广州时有练武之人上门要切磋武艺影响明年春天的礼部的会试的成绩。
    在陈强峰返廉州后省贡院安排两人轮换与武延斌陪读、消遣、玩耍;武延斌的日用之膳,夜宿之寝等诸种开销,皆乃国府、贡院所揽。时速神往,悄然默逝,不知不觉,又过二月之余,闪即而过,已是寒冬腊月。年关将近,武延斌不免思家想亲:父母、兄弟姐妹安好?“老同”安好?家乡安好?默暗然切,浮意飘情,不禁心俱凉楚,醋溜酸稀,心有一番难以表述思家之语。今晨晨曦初露,武延斌便起个大早,洗刷完毕,敞开栈门,坐于床沿绑,待陪伴及至栈房,见房门俱开,那陪伴开玩笑道:“武举人何以清早便起?往时均乃我来叩门时你方起床,莫非有何喜事?”武延斌答道:“非也,兄弟你有所不知,我来穗有三月之余,相及四月,虽考及举人,每日尚有你张兄和李兄轮番与我相伴陪读、玩耍,解我心烦之闷,我心感激不尽,乐滋不已。然时久日长,不免思及家人、亲友。在穗几月,放榜那天的早上,我和我的同伴粗粗看了广州的几条街道,很多名巷尚未游玩、观赏,张兄今天能否陪我逛逛穗城?一边了解一下广州的风土人情,”张姓的陪伴甚是高兴道:“如此甚好,我非常乐意陪伴举人大人同游、同乐,只是我要和院魁大人申报方好,以免院魁大人有微小之词。”武延斌道:“张兄说的甚是,是和他言表一声为妙。”那张陪伴出去约有一刻许,回来喜眉道:“武举人,好事啊,院魁大人不但同意我等去游玩,尚要我等玩好,所有开支的费用均可报销。”两人来到贡院膳堂,食用完毕早膳,兴高采烈往街上赶。
    两人来到街上,所到之处,乃人头串动,熙熙攘攘,男女老幼,或父携子,或母带子,或夫妻并行,身穿红披绿,卖年货的和买年货的,嘘声连城,好不热闹。更有甚者,不少一人前行,几人后护,显摆富派贵气,威风不已。
    十二月底的广州,清晨,寒气袭人,瑟风啸噪,手缩脚颤,皮收骨紧。须臾,红日冉升,骄阳添暖;风和日丽,晴空万里,蓝天蔽地,白云高悬,真是出游的好日子。武延斌和张姓陪伴两人一起,喜迎骄阳,兴怀悦愉,便上街游逛一番,观看广州美景,但见那:楼房昂立,鳞次栉比,门户高大,雄实伟壮,飙岸魄立,傲耸居首,排整肃放,百异相倚,朱赤粉墙,殷红彩壁,绿碧琉瓦,翠青飞檐,绛紫棂窗。房顶雕刻尽是百兽千鸟,飞龙凌空,猛虎怒吼,威狮奋啸,神龟信步,金凤翱翔,孔雀展屏,雄鸡昂项;看那雕兽刻凤,可谓是兽态百异,鸟姿千奇:兽啸欢吼,顶项高歌,嬉戏欢欣,鸟鸣长啼,昂颈哼曲,交耳言情。不禁赞叹华夏工匠:精工巧匠兽鸟象,千姿百态神异样;长啸高吭唱清曲,赐福人间万年长。街道笔直宽阔,延伸远处,虽乃冬天,可道路两旁绿树成荫,枝繁叶茂,秀丽碧华,清蓝盛发,不曾有半片一张黄叶,举目相望,笔直的街道,被两旁之树木装饰得郁郁葱葱,煞是好看。
    武延斌两人有说有笑,边观赏着街道的奇境,边看着繁忙做着买卖、或悠闲自得、或疾步赶程的人们。武延斌和张姓陪伴便来到广州有名的“悦心街”,满街都是青楼翠庭,红墙朱壁,绿姑红女,碧姨蓝娘;男娼汉嫖,暗气阴沉,淫笑浮语,这是有钱的男人最喜欢光顾的地方。两人来到一幢名叫“牵魂逸居”青楼前,张陪伴对武延斌道:“这家青楼是文人墨客最喜欢到这里‘消遣’的地方,里面不仅仅有‘皮肉’生意,还有书法及字画的交易。武举人你二十几年闭关封山,我想你未曾见过‘野火’烧山,是否想体会一下‘野火’的鸿烈?这种‘野火’令你回味无穷,爽口悦心,百年不忘。”武延斌笑了笑道:“张兄真会开玩笑,我守身如玉二十几年,不说‘野火’,就算‘灶火’亦不敢逗惹。倘若要惹那种‘火’,形同鸡毛试火,欲试则己之生命可能被焚毁,张兄莫非对这种‘野火’感兴趣?”张陪伴道:“武举人有所不知,家妻严管紧控,不曾放松半点对我的约束,我乃食皇粮拿俸禄之人,于己要注意自己的言行。广州虽是花青绿紫世界,荒淫之城,不知有多少俊男猛汉栽头陷首于红房青楼,此等地方是有钱有势欢天庆地之处。我虽有那贼心亦无那贼胆,如不是与你相伴,我独自一人是不敢在街上闲逛的,以免招来零言碎语之嫌。作为男人,体强身壮,那个没有七情六欲?是人都不是泥肉土血之躯,乃是有真情血肉之人,这种诱人街楼,是令男人神往之地。然以我之见这种男娼女淫之气应该取缔,男和女均乃是人,何故女人要卖身养命?男人可随意玩弄女人,这种世道实为不公。说句良心话,我不厌恶这朝廷所为,此乃国事,可憎恨这种俗腐粗朽之风气,这种青楼嫖淫不取缔,还一个清平逸静的国度,国谈何强何泰?民谈何富何安?”武延斌接着道:“张兄之论实乃高见,你之话语道出了我的心言,青楼淫女是国腐之结,男人淫心颇强,有钱便往青楼里钻,花心移情,背叛妻子,荒淫无度,色糜秽烂,猥荡亵风,乱情胡迷,施雨布怀,蛮奸横痴。这种现象如不根除,正如张兄所言,国民难有强安之期,此等之事乃是治国者棘手之难。”
    两人边说边笑便走出“悦心街”的街尾,在街尾处有一个宽敞的小广场上,围堵着数百人,象是看什么热闹似的,张陪伴问了旁人:“这么多人扎堆于此何干?”旁人道:“有六个牛高马大的汉子调戏两位小姐,有七八人相劝相救都被这六人打成重伤,现无人敢救。”张陪伴对武延斌道:“武举人,你在外面稍等我,我进去看看便来。”武延斌道:“我也去看个究竟。”张陪伴道:“不行,如你进去被人误伤,我如何向院魁交代?”武延斌道:“张兄尽管放心,我没事的,这么多人都不怕,况我乎?”张陪伴拗不过武延斌,只好同意。两人向人群中心钻去。张陪伴和武延斌来到人群中心,但见众人将十几个人围城一个径围约五丈见宽的圆圈,有两个女子的外衣已被撕破,在寒风中颤缩、发抖,坐在地上不停地抽泣哭喊,地上还横躺着七八个被殴打至伤的男子,有六个牛高马大、彪形硕巨、悍强威势的神汉,个个凶神恶煞,怒气冲天,几百人眼睁睁看着而不敢吭气亦不敢相救。此时,六个神汉肆虐对其中的一个男子进行拳打脚踢,那男人鲜血再次喷涌而出,手脚、衣衫、裤鞋均被鲜血染红,躺在地上呻吟不止。你看那六个神汉:身材高硕横肉膘,满脸胡髯迎风招;肥头大脑墩如山,彪形强悍凶狠嚣。躺在地上的七八个男子的眼里个个向人群射出祈求的目光,恳望几百人中能有人出来助一臂之力,六个神汉淫威不减;一身材特别高大者,结实强壮如牛,来到坐在地上哭泣的女子面前,抱住其中一女子,进行猥亵狂吻,那女子相争猛扎,怎奈个子甚小,犹如是雏鸡被老鹰的爪子所抓,无法挣脱,着急之中,那女子狠狠地打了那厮一个耳光,那厮冷笑道:“嘿嘿,出手不轻呢,够劲、够辣、够味,野性十足,此等烈性女子,我甚是喜欢。”言毕,双手伸向那女子的胸膛,欲要向那女子作出不轨的动作。“畜生,住手!”来到人群圈内中心的张陪伴厉声喝道,那厮不禁一怔,转头看了看张陪伴,心里不免犯起咕噜:此人身材高大,气宇不凡,想必有些来头,我小心才是。那厮想着,嘴里却吼道:“我等之事,与你无关,何必干起狗抓老鼠勾当呢?识相的请乖乖滚开,以免受皮肉之苦。”待那女子转过头来,张陪伴不看则已,一看吃惊不小,张陪伴失声呼道:“小姐,是你?”遂向那厮道:“你吃豹子胆了?你知道这小姐是谁吗?他是贡院院魁千金。”那厮道:“管他院魁院神的千金,就是皇帝的格格,老子我又何惧之有?我想享用便享用。你能奈我何乎?”那厮野蛮横霸,无理狂嚣,恶狠猖獗。你道这张陪伴是干何事之人?敢管动武之事?其虽供守文职,然其亦会些拳脚功夫,乃省贡院能文能武之人。张陪伴见难以说服那厮,气不打一处来,至那厮跟前,便给那厮狠狠一拳,那厮冷不防身子趑趄一晃,才回过神来,摆开架势,扎稳马步。张陪伴亦不再言语,两个打将起来,你来我往,出拳声响,挥腿音鸣,拳拳相交,脚脚相及,打了一百余回合,两个均不能伤及对方,其他五个神汉见主子在一百余回合都不能伤及对方,心里有些不悦,便一起攻打张陪伴。由于其他五人的功夫亦好生厉害,在六人的齐攻之下,张陪伴招架不住六人的进攻,不一会便给打得气喘嘘嘘,那厮瞅准机会,给张陪伴狠狠一脚,将张陪伴踢至二丈远近,摔往边缘的人群,在一旁的武延斌闪身跃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将张陪伴接在手中,不曾着地,武延斌将张陪伴扶起。那厮见有人扶着张陪伴,气上加气,怒火冲天,直攻武延斌,双拳迅猛朝武延斌打来,武延斌只用右手一挥,将那厮右手的手腕嵌得结实如铁,那厮想抽回右手,可怎奈使尽九牛二虎之力亦无法挣脱武延斌的手腕。其他五人见状,直取武延斌,武延斌松开那厮右手,武延斌心平气和对那六人道:“诸位仁兄何故怒气?有事好商量,俗语言:怒气伤肺脏,和气心身爽。小姐和几位被尔等打伤之人对诸位阁下可有何冒犯之处?可否以言语解决?”那厮听武延斌所抽的粤语不纯真,断定不是广州人而是外乡人,便怒道:“你一个外乡人何故多管闲事?是不是嫌命活腻了?”言毕,呼唤其他五人直攻武延斌。张陪伴心神紧张,慌忙阻拦道:“不能打,这位仁兄是今年的广东新举人。”那厮道:“管他举人巨人的,给我打。”武延斌道:“张兄不别担心,没事的。”那六人将武延斌团团围得象铁桶般严实,论个头,那六人身材高大伟岸,彪巨硕汉,虎腰熊背,象腿牛肢,粗壮结实,武延斌的个头略比他们矮小些。起初,这六个神汉视武延斌如小孩老叟,轻蔑薄视,可使出掌拳之功如飞似驰。武延斌不狂不噪,心安稳神,果敢断勇,沉着应战。那六神汉,齐唰唰地向武延斌扔拳飞腿,那可真是:飞拳如陨星划空,翔腿似流萤扑火;掌掌象风呼雨啸,脚脚恰山崩地陷。好个武延斌,象耍猴般与其之相玩,六人向其出拳踢腿,其或飞身腾跃而起跳出圈外,或缩身蹲底至地溜于六人成圈之下,其行跳掠影而过,神闪即逝,六人攻时,圈落下处,拳拳着空,腿腿点棉。武延斌真乃是:飞腿神电显齐功,腾腿凌波呈蛟龙;出神入化展英豪,风驰电掣吐长虹。那六人共同相攻武延斌两百余回合,不曾伤及武延斌半根毫毛,个个心里不免有些惊愕慌恐,骇惧惴怕,渐渐地那六个神汉体力有所下降,功气锐减,武延斌便使出“猛隼翱空翻宇腿”,将三人打倒在地,另有三人怔楞嘎止,武延斌复起两脚,腾云驾雾般地凌空扫将而出,将两个扫倒。最后剩下头领那厮,几百号人无不喝彩喊好,拍手称快,有人高声喊道:“杀死这帮禽兽。”“斩了这帮流寇。”武延斌对那厮道:“为人要忠厚老实,憨耿率直,别恃己有两下子拳脚功夫便欺民压众,抢夺民女,为非作歹......”武延斌话尚未说完,那六人爬将起来,重新将武延斌包围,并齐步攻武延斌,张陪伴在旁心急如焚,突然袭击将一个打倒,武延斌使出“狂龙倒海倾天拳”先将两人击倒,再来个双龙抢珠,鹰隼捕鼠将两个打倒,领头的那厮见状,从身上抽出一把有一尺长的匕首朝武延斌刺来,待匕尖至离身的跟前时,武延斌往左一闪,轻手抽风,将那厮的匕首打脱离手,只听“哐噔”一声,匕首应声着地,武延斌挥起一脚,将那厮踢摔至两三丈远近,四脚朝天,重重摔倒人群之边,众人掌声雷动。武延斌对六人道:“其实我杀你等六人易如反掌,今我留下你等六条性命,记住有这么一个教训。”那厮爬将起来道:“谨谢英雄不杀之恩,在下定悔过自新,重新做人,不再欺压百姓,在下敢斗胆问一句,阁下何方人氏?高姓大名?”武延斌正色道:“我行不改姓坐不改名,我乃廉州人氏,名叫武延斌,字博枫。”那厮道:“武延斌?莫非是前两年两广的武状元?”武延斌道:“正是在下。”那厮跪在地上道:“我等该死,有眼不识泰山,适才有冒犯之处,敬请海涵包容。”言毕与其之五人退将离去。此时的张陪伴吃惊不小,慌忙作揖道:“武举人,我张某有眼无珠,天天相伴英雄不识英雄,罪该万死。”众人向武延斌围将拢来,视睹武状元之风范及举人之尊容。两小姐及被打伤的七八位好汉致谢武延斌的救命之恩。张陪伴问小姐和那丫鬟有无伤及身骨,小姐和丫鬟说不曾伤及肌肤筋骨,只是衣服被撕破而已。张陪伴道:“朱小姐,我与武举人送你俩返家如何?”小姐道:“如此甚好。”遂向众人道别,两人携同院魁千金返省贡院。
    是夜,省贡院院魁之女将白天所发之事与父亲细说一遍,院魁心暗高兴,其心早欲将爱女拟许武延斌,可没适时之机与武延斌及女儿言明,亦未知武延斌何心之想,尚不能唐突出言,以免招尴尬之面。自那天晚上设宴款待武延斌及陈强峰,并探知武延斌乃两年之前两广武状元,今武延斌是粤举人,其乃文武双全之人,是闺女终身伴侣之选,是己佳婿之选。今武延斌义勇救女,何不试探闺女之心?院魁对女儿道:“乖女啊,你今年芳龄何几?老爹我公事繁忙将我爱女的芳龄忘记矣。”女儿道:“爹爹怎将我年龄忘了?爹心中没我这女矣,竟然将女儿的年龄忘记。今年是我本命之年。”院魁道:“哦,宝贝女廿四矣。按龄论事,你之年龄已不小了,女大家不留,以我之见,乖女得要找婆家矣。”女儿道:“爹爹莫非将女儿赶出家?”院魁道:“何言‘赶’刺耳,乃言‘嫁’。”女儿道:“人尚未找到,何言嫁?嫁猪嫁狗?”院魁顺水推舟道:“你认为今天救你那个后生如何?其乃前两年两广的武状元,今年广东的举人。”女儿道:“我早已知矣,人是挺好,能文能武。可不知人家之意?”院魁道:“乖女尽管放心,此事由我操办便是,先由你张叔与武延斌挑明,探探武延斌有何想法,倘若其没意见,则事成矣,若其不依则作罢。”
    次日,贡院院魁找到张陪伴言明女儿与武延斌之事,并交待张陪伴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张陪伴领言遵信。张陪伴将此事说与武延斌,武延斌很是惊恐,不信己之耳朵,莫非张陪伴开玩笑?将己开唰,武延斌笑道:“张兄何以开此般玩笑?笑话何其多,为何不说别的话题?”张陪伴道:“武举人,我所之言乃事实真话,不曾带半点玩笑,院魁大人及小姐均已同意这门亲事,我说的话乃院魁大人所托转之言,院魁大人尚担心你有异议,若你有异,院魁大人还叫我如何这般来劝导你,院魁诚心将女儿许配与你,小姐真心嫁与你,此乃你之洪福。不知有多少达官富贾想攀附院魁至亲,亦不知有多少媒婆踏破院魁大人的门槛,然均被院魁婉言谢绝。今得院魁铁言钢语,愿将己女许配与你,我想武举人不会异斥吧?”武延斌听张陪伴如此诚真之说,心想院魁及其女乃诚意相愿,武延斌道:“以张兄所言真语,我实乃诚惶诚恐,院魁之女乃金枝玉叶,大嫁闺秀;其是阳春白雪,我乃下里巴人,我恐高攀不起。”张陪伴笑道:“武举人言之差矣,你原是村夫渔人,今你已是举人,省乡试魁首,按道之常均可封官赐爵,即使明年会试不第亦能授官定岗;况贫贱富贵乃相对而言,人今贱明富或今富明贱,常可逆转;人在婚后,主要是两人恩爱相宾,方可白头偕老。”武延斌道:“张兄所言及是,只是......”张陪伴打断武延斌话道:“只是等待武举人点头应允了。”武延斌问张陪伴道:“院魁之女朱小姐我不知其人格品德、思想操行如何,倘若我俩相结,道言不合,我应如何是好?”张陪伴笑道:“武举人乃是杞人忧天矣,人之相合与否,乃后天相互磨合连就,慢慢会习惯对方行端和性格。”至此武延斌同意这门亲事,张陪伴将喜讯告诉院魁,院魁约见武延斌,院魁对武延斌道:“武举人,我把女儿许配与你,并不是看上你的两广武状元和省举人,而是看你人脸和善、耿直、厚道、憨实。我们相处几个月,性格多少均有些了解。你现在好好温习功课,准备好明年的会试,就算你考不上进士,我也把女儿嫁给你,婚后你可以在广州定居,也可以把我的女儿带走,或回你的老家定居,我均无异议。”武延斌道:“承蒙院魁厚爱,可我家境甚差,经济拮据,我恐怕与小姐不般配,请院魁详虑。”院魁道:“两人若能相濡以沫,白头偕老,何患贫贱?”武延斌道:“若院魁及小姐不嫌弃儒生,我皆无何异议,只是婚娶之事,要禀报家中父母,我即修书一封与家父,探知父母意见。”院魁道:“如是甚好,你只管办便是。你若无异议,明年春天会试完后,与小女完婚便是。”武延斌便修书与父母,父母复函曰:男儿志在四方,所行之事自行定夺,父母无异议。武延斌旋即告知院魁,院魁甚喜,院魁之女朱小姐大喜过望,无不欢心庆意。至此两人街头巷尾、院前屋后、树下柳旁无不形影相随。不久,院魁相邀武延斌到其家中居住,视其己人。武延斌便安心温习功课,备考来年会试。
      
    话说省安捕曙曙魁与贡院院魁平级,这曙魁与院魁一文一武,曾有些积怨。曙魁亦有一女,人长得天生丽质,似花如玉,水眼波目,芳龄廿三,守闺待嫁。安捕曙正为寻婿而愁,所识上层宦官之子已一一筛选过滤,无一合乎心意,遂托媒婆相觅,相看男子不下二十,不是奶油小生便是粗狂汉子,一一被其或其女谢绝。这安捕曙曙魁专横跋扈,权力至高,到处结党营私,交朋联友,上至军机大臣及其要员,下至三交九流及地痞流氓,正直钢汉之人,头疮脚脓之夫均有其之熟交,可谓是党朋遍地,爪牙丛生。一日,流痞来报:在悦心街尾,一名叫武延斌的,将我等精浩六君子殴打至伤,此人乃两年前两广武状元、今年广东举人。禀报之人乃被武延斌在悦心街鞭欧者。曙魁闻言,甚是欣愉悄兴,喜乐畅致。曙魁心中窃喜:爱女待闺,相婿二十余人,无一称心如意,今个真乃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废工夫,倘若得此人作己乘龙快婿真是天赐良机,洪福永恒矣。遂对来者道:“由今日开始尔等精浩六君子帮我寻找此人,落实其之下栈之处,得知可靠信息,速返汇报,但不能与其相斗。”来者领命而去。不数日,精浩六君子回报:“这武延斌原先住省贡院客栈,近日已搬到贡院院魁家中与院魁相住,传闻其与院魁之女已恋情依意,情投意合,好不欢快。”曙魁不听则已,一听大惊失色,恐慌惴安。真可是冤家对头,心想:我所想所取之物均被院魁这厮足捷先登,我要想方设法将女嫁与武延斌。心计既定便多方行诡,到处搜取贡院院魁之“罪证”,可搜来搜去,尚找不到贡院院魁半点的“罪证”。
    时流飞速,不知不觉已到了春节,武延斌在院魁家中过了有生以来首次在外的春节,院魁家人与家丁众多,乐气融融,甚是热闹。朱小姐整日陪伴在武延斌的身边,武延斌亦如食蜜般福融。二月初,院魁派员护送武延斌进京会试,至京时,已是三月。本来武延斌酬志激怀,壮心荡敞,怎奈住进院魁宅后,天天与院魁千金相见,分心移神,温习功课用时减少许多。结果会试武延斌只考个第三名,无缘参加皇上庭考的殿试,与“状元”、“榜眼”、“探花”差距甚远,武延斌心有不甘,情绪低落,觉得无颜见未来岳父与未婚妻,返穗后,院魁好言安慰,院魁道:“你会试虽考得第三名,然实属难能可贵,若有志气,来年再搏。你与小女相识已数月,你若无异议,我择时诹吉,把尔等婚事办了,你意下如何?”武延斌道:“我无异议,只是我只身在穗,只管温习功课,没有工夫赚钱,不能奉送婚约礼金有悖常理,恐怕有人讥嘲大人你及小姐。”院魁道:“管他旧规陈俗。现已五月,初夏之期,六月把婚事办了便是。”婚事既办,武延斌将结婚之事函告家人与陈强峰。武延斌生活在朱家,乐意融洽。不日,院魁向京学部申报,帮武延斌在贡院某一小职,日可头戴“镂花金顶”顶戴花翎、身穿“五蟒四爪”蟒袍、体着“练雀 ”补服之九品小官。一晃年底将近,已到腊月之期,武延斌之妻已有六月身孕,再过四月,武延斌将要为人之父,心里甚是喜滋。可天有不测风云,院魁手下因贿贪之罪,安捕曙曙魁在中间使坏,以莫须有之罪名,株连院魁一家大小及武延斌,安捕曙曙魁将贡院院魁一家大小及武延斌逮捕入狱。一日,安捕曙至监牢探视武延斌,安捕曙对武延斌道:“朱院魁犯下弥天大罪,法不容情,按罪论处,其家族大小均要除斩,你已在此其中。我因念你是省之举人,会试第三名,后天尚有无量前途,我将会与法审曙疏通要害关节,保你性命,只是你必须应允我之条件,那就是与你现任妻子解除婚姻。”武延斌怒道:“朱院魁何罪之有你?我何罪之有?大清律例,哪条有以莫须有定人罪名?院魁没罪,我亦没罪,有罪之人乃院魁手下,下属犯罪与上级何干?与我等无辜之人何干?我为何离婚可免我一死?你身为一署之魁,滥用职权,残害无辜,真正的罪人应该是你。”署魁吱吱唔唔,无言以对,气火攻心,脸色苍白,急速而退。不数日,穗城大广海报,声言广东省贡院院魁一家大小因院魁犯滔天大罪,罪难赦全家大小附带之罪,均一一被处死,院魁之女婿低头认罪免除酷刑云云。海报一处,全城哗然。武延斌知道后,在狱中悲痛欲绝,伤心无限。后曙魁劝武延斌留在广州,与其女结婚,武延斌不允。不久,在多方的督办压力下,曙魁不得不释放武延斌出狱。武延斌出狱后,信访多人,一知情人领其,找到院魁一家大小的坟墓,武延斌和那人来到乱坟岗,见一字排开有一座座新坟,共有十四座,那人指着一座座新坟道:这是院魁一家大小的安葬处。武延斌给每座新坟上三注香,烧上纸宝和蜡烛,分别叩三个响头,然后号啕大哭,声音悲切恸哀,撕心裂肺。次日,武延斌告别贡院共事好友、同事。只身自返廉州而来,武延斌独自一人,在路途中,适逢是春节期间,凄凉单行,悲独之心,哀切之肺,欲痛之腑,惨凉之脏,凄楚之寒实难言表。武延斌在回到廉州时已是康熙七年(戊申)正月下旬。

    话说陈强峰于康熙五年十二月初代理廉州知府之职后,立异飙新,锐意改革,除陈创新,铲恶灭毒,扶民消危,安抚民生;工作雷厉风行,言出既办,说一不二,信守诺言,克己奉公;努力发展农业暨手工业。不出一年,将廉州治理得有条不紊,百姓收入大幅度增加,深得庶民之爱戴。鉴于其之雄迹,省曙政厅下文,文曰:“廉州府:鉴于陈强峰代理廉州政府后,政绩显著,劳苦功高。特将其之代理廉州知府转为正式知府。特此公告。
                                        广东省府曙政厅
                                                 康熙五年十二月五日”
    陈强峰任正式的廉州知府后,更是百竿尺头,更上一层楼,名气飙上,功显绩赫。其不忘将要参加康熙八年(己酉年)的乡试,其边工作,边温习。正月的廉州尚有冷意,寒风不时袭人肌肤,陈强峰在知府总办督楼候政厅,边搓手边哈气,以便驱除身上之寒意。其右手拿起毛笔,焦了墨汁,准备起草关于发展廉州经济的十年计划。突然有人敲门,旋将开门,一看来者乃是两年不见的老同。两人相拥紧抱,百感交集。陈强峰道:“得知你与贡院院魁之女结婚甚是高兴,后快报廉州府,言你因院魁案牵连入狱,你父母整日以泪洗脸,每几天来此找我,诉诉心中烦闷之苦。时至今日,我以为你尚在狱中,因是春节,省里不及时下送快报。你尚未到家?”武延斌应声没有,陈强峰道:“你速返家,向同年父母道个平安雀喜,让他们两老卸下深沉之心。”武延斌遂将在广州两年来所发生之事一一向老同细说。陈强峰听后,眼眶已经湿润了,陈强峰道:“这混蛋曙魁,将其五马分尸亦不解恨,只是同年嫂身怀六月之胎亦被残害,天理难容。如天给我神力,我要把那厮宰了。”武延斌道:“广州这安捕曙权力颇大,四处抓人捕民,常以莫须有之罪名,敲诈百姓钱财,百姓怨声载道。我岳父一家大小之死皆因我所起,我心终身带此愧疚、遗憾。倘若我不是院魁之女婿,曙魁这鸟人不会加害于院魁,曙魁之心想将其女嫁与我,适时我已结婚,我不依,其方有嫁害院魁之心。”武延斌言毕,俱声泪下,好不伤心,陈强峰好言相劝。
    武延斌返廉州后,陈强峰安排其在安捕政任副职,并帮起草缮写公文之类的工作。武延斌的归返,给廉州府添色不少,百姓更是称褒誉赞,两老同形跟影随,情谊融洽。两人再议,再次参加功名考试,一定争取能进入殿试。
    康熙七年(戊申)夏天,两人大喜临门,均有如意芳人相爱,陈强峰对武延斌道:“老庚,我们可否于今年秋天结婚,同月同日同时办喜酒。”武延斌道:“恐有不妥,我前妻仙逝不满周年,如再逢喜,对其及岳父大人不忠不孝。”陈强峰道:“那有这么清规戒律?主要乃你心正便是。如不放心,请道公诹取良时吉日,将你仙妻予以“脱服”,你所行鸿喜的事皆无禁忌。”武延斌道:“如此甚好,容我与家父或老人商量再行定夺。”武延斌按合浦民俗,请上道公,摆上三牲、果品、点上香烛,对其仙妻进行超度“脱服”。九月,在廉州的廉山酒庄摆了一百桌筵席,宴请千人赴宴,来者不乏是廉州官宦、社会名流、亲朋好友、同事同学等,两人在储云峰的主持下,按合浦风俗,完成了婚娶之事。时年,两人年已廿九岁。
    康熙八年(己酉)夏初,陈强峰和武延斌的妻子已隆起六七个月的身孕,陈强峰和武延斌夫妇俩,指着他们的妻子道:“贤妻腹中之婴,倘若俩人均同性,是好兄弟或姊妹,如是异性则结为夫妻,此乃是亲上加亲。”四人烧香叩拜,以允相默。
    七月,陈强峰与另外两名秀才赴广州参加乡试,知府工作由副知府代理。因武延斌是上届进士、会试第三,不再参加乡试,可以在明年直接参加礼部的会试。十一月初七,武延斌妻产下一男婴,取名嗣华,字镇啸。十一月廿二日,陈强峰妻产下一女婴,取名岚梅,小名娇馨。
    过完庚戌春节,武延斌便动身往广州,再和新的举人参加礼部春季的会试。陈强峰在乡试考取了举人,与武延斌同时参加庚戌的礼部会试。真是:武功状元耀两广,才子老同惊天龙。不知后事如何?冤情故事诸多,曲折浪里翻波,尽在下回解说。

   【说明:1.本小说不是历史小说。2.所用地名乃真实地名,人物是虚构的,若与历史有雷同,实属巧合。3.文中所用之官名,有些是虚拟的,如:摄丐政、安捕政等。】

[本文由 牛B四 承诺原创,版权由作者及北海信息港论坛所有,其他媒体如要转载请征求作者同意并注明出处]
审核者:小熊 [删除/修改]

共有17个回应的帖子(从旧到新):


作者:水竹石清[资料]
查看水竹石清的所有文章
头衔:
短信:
来自:江苏
1楼 [修改/删除]
Re:牛B四(2005-01-27 09:00:00)
我正在积极和武侠网联系,看能不能在那做一个连接。
======================================================
点评:做为北海信息港的骄傲,应该值得推广。好东东要大家分享。
再点评:牛哥没有意见的话,我就和武侠网淡定这件事了。

网络里有没有天堂,是不是也一样细雨飞扬;网络里有没有一世情缘,是不是也一样真情倦倦~~~~~

 
回帖

作者:wu[资料]
查看wu的所有文章
头衔:
短信:
来自:南宁
2楼 [修改/删除]
Re:牛B四(2005-01-27 14:29:00)
终于又能看老牛的帖子了,感觉真好.

这个是没有时间看完.但是我一定会抽时间来阅读的.

 
回帖

作者:shuange[资料]
查看shuange的所有文章
头衔:
短信:
来自:北海
3楼 [修改/删除]
Re:牛B四(2005-01-27 15:03:00)
好长..没耐性看完.因为对武侠不感兴趣

 
回帖

作者:哈达[资料]
查看哈达的所有文章
头衔:
短信:
来自:拉萨
4楼 [修改/删除]
Re:牛B四(2005-01-28 14:29:00)
看了一部分,上班了,有空再看完。

 
回帖

作者:一两件不可能[资料]
查看一两件不可能的所有文章
头衔:
短信:
来自:北海
5楼 [修改/删除]
Re:牛B四(2005-01-28 21:48:00)
看到现在还没有一点艳情~~牛B你也太不近人情了吧?

没有版聊冷冷清清,有了版聊版猪不宁~~嘿嘿

 
回帖

作者:古月言兑[资料]
查看古月言兑的所有文章
头衔:
短信:
来自:北海
6楼 [修改/删除]
Re:一两件不可能(2005-01-28 23:49:00)
原文:一两件不可能(2005-01-28 21:48:00)
看到现在还没有一点艳情~~牛B你也太不近人情了吧?

就是,没有情,算不上一部正宗的武侠~

 
回帖

作者:pl,mko[资料]
查看pl,mko的所有文章
头衔:
短信:
来自:北海
7楼 [修改/删除]
Re:牛B四(2005-01-30 10:34:00)
后有空再看,先上班。

 
回帖

作者:心草[资料]
查看心草的所有文章
头衔:
短信:
来自:北海
8楼 [修改/删除]
Re:牛B四(2005-01-31 07:44:00)
人在失意时,是有些倒霉,真是祸不单行,武延斌考试落第又死老婆,下回不知武延斌有没有大升大起?期待着。

 
回帖

作者:熊猫[资料]
查看熊猫的所有文章
头衔:
短信:
来自:成都
9楼 [修改/删除]
Re:牛B四(2005-01-31 19:11:00)
好,支持!

 
回帖

作者:牛B四[资料]
查看牛B四的所有文章
头衔:
短信:
来自:北海
10楼 [修改/删除]
Re:水竹石清(2005-02-02 16:40:00)
原文:水竹石清(2005-01-27 09:00:00)
我正在积极和武侠网联系,看能不能在那做一个连接。
======================================================
点评:做为北海信息港的骄傲,应该值得推广。好东东要大家分享。
再点评:牛哥没有意见的话,我就和武侠网淡定这件事了。
好吧,我没有意见,你尽管去做好了。
不过我有一个要求:发表时要求该网站注明出处;还有通知我老牛一声(可通过短信或回复)在哪个网站发表,我老牛也去瞧瞧。

--------------------------------
再有啊,小水如果赚了钱,别忘了咱老牛,也分咱老牛一份,老牛拿着这份钱去三中路......


如果有人把金钱视为粪土扔到田野里,那么我看到的不会是粪土而是金钱。(大狗语)

 
回帖

作者:牛B四[资料]
查看牛B四的所有文章
头衔:
短信:
来自:北海
11楼 [修改/删除]
Re:wu(2005-02-02 16:45:00)
原文:wu(2005-01-27 14:29:00)
终于又能看老牛的帖子了,感觉真好.

这个是没有时间看完.但是我一定会抽时间来阅读的.
老WU真是个好斑竹,身有小恙也上网并回复,我在感动之中......祝老WU早日康复。


如果有人把金钱视为粪土扔到田野里,那么我看到的不会是粪土而是金钱。(大狗语)

 
回帖

作者:牛B四[资料]
查看牛B四的所有文章
头衔:
短信:
来自:北海
12楼 [修改/删除]
Re:shuange(2005-02-02 16:48:00)
原文:shuange(2005-01-27 15:03:00)
好长..没耐性看完.因为对武侠不感兴趣
如果当作漫游长江一样就感觉不是那么长。


如果有人把金钱视为粪土扔到田野里,那么我看到的不会是粪土而是金钱。(大狗语)

 
回帖

作者:牛B四[资料]
查看牛B四的所有文章
头衔:
短信:
来自:北海
13楼 [修改/删除]
Re:一两件不可能(2005-02-02 16:52:00)
原文:一两件不可能(2005-01-28 21:48:00)
看到现在还没有一点艳情~~牛B你也太不近人情了吧?
现在是故事的开始,还不是写艳情的时候,等到发展再进入高潮后,在发展和高潮时定有些艳情出现。


如果有人把金钱视为粪土扔到田野里,那么我看到的不会是粪土而是金钱。(大狗语)

 
回帖

作者:牛B四[资料]
查看牛B四的所有文章
头衔:
短信:
来自:北海
14楼 [修改/删除]
Re:古月言兑(2005-02-02 17:14:00)
原文:古月言兑(2005-01-28 23:49:00)
原文:一两件不可能(2005-01-28 21:48:00)
看到现在还没有一点艳情~~牛B你也太不近人情了吧?

就是,没有情,算不上一部正宗的武侠~
我是首次听说武侠小说“没有情,是算不上一部正宗的武侠”小说,我养心悦目了。
至于如何界定什么是武侠小说,我也说不清楚,但我认为,带有武打情节描写的小说我认为是武(打)侠(这个侠是带有个人非常了不起的武功)的小说,可在一些武(打)侠小说里也不一定有情的浓厚的描写。如《三国演义》是一部历史武打小说,《水浒》是一部武打小说,还有《岳飞传》也是一部武打(历史)小说,等等......但如果不严格区分,我个人认为也可以冠一个“侠”字,在这些小说里,“情”的成分不是很多。不过话说回来,一部小说没有情的描写,似乎与现实生活有些“脱离”。


如果有人把金钱视为粪土扔到田野里,那么我看到的不会是粪土而是金钱。(大狗语)

 
回帖

作者:牛B四[资料]
查看牛B四的所有文章
头衔:
短信:
来自:北海
15楼 [修改/删除]
Re:心草(2005-02-02 17:20:00)
原文:心草(2005-01-31 07:44:00)
人在失意时,是有些倒霉,真是祸不单行,武延斌考试落第又死老婆,下回不知武延斌有没有大升大起?期待着。
我还没有想下一回的故事情节,因是临近春节,工作很忙,下一回的故事,可能在春节后再写。不过可能真是大起大落,武延斌我要“安排”他死掉,不然故事太长了。


如果有人把金钱视为粪土扔到田野里,那么我看到的不会是粪土而是金钱。(大狗语)

 
回帖

作者:一两件不可能[资料]
查看一两件不可能的所有文章
头衔:
短信:
来自:北海
16楼 [修改/删除]
Re:牛B四(2005-02-03 09:05:00)
原文:牛B四(2005-02-02 16:52:00)
原文:一两件不可能(2005-01-28 21:48:00)
看到现在还没有一点艳情~~牛B你也太不近人情了吧?
现在是故事的开始,还不是写艳情的时候,等到发展再进入高潮后,在发展和高潮时定有些艳情出现。


看来你没听说过有多次高潮这回事~

没有版聊冷冷清清,有了版聊版猪不宁~~嘿嘿

 
回帖

作者:牛B四[资料]
查看牛B四的所有文章
头衔:
短信:
来自:北海
17楼 [修改/删除]
Re:一两件不可能(2005-02-05 10:05:00)
原文:一两件不可能(2005-02-03 09:05:00)
原文:牛B四(2005-02-02 16:52:00)
原文:一两件不可能(2005-01-28 21:48:00)
看到现在还没有一点艳情~~牛B你也太不近人情了吧?
现在是故事的开始,还不是写艳情的时候,等到发展再进入高潮后,在发展和高潮时定有些艳情出现。


看来你没听说过有多次高潮这回事~
我确实没有听说过有这回事,一两件兄有过这种感觉吗?


如果有人把金钱视为粪土扔到田野里,那么我看到的不会是粪土而是金钱。(大狗语)

 
回帖
欢迎您对以上牛B四的文章提出自己的看法和意见!

回应者:(注:只需输入一次用户名和密码,即可自动登陆;
密 码:离开时请选“安全退出
主 题:
您尚未登陆,请登陆(点此注册新名字)
粗体 超级连接 图片 Flash图片 realplay视频文件 Media Player视频文件
内 容: ------ (注意换行)
选择帖子表情





点击表情可加入贴中
















点击表情图即可在帖子中加入相应的表情



原创程序设计:北海信息港 www.536000.com ◎Copyright 2000-2004